首頁 新聞 建築 設計 展覽 講座 勸敗 競獎 討論 站長
  
        
+++無論您是建築師、設計師或是對設計有興趣的庶民,如果您有任何作品(建築、空間、裝置、平面等)想要發表在本網站讓全世界使用華文的人們看見,我們竭誠歡迎您來信投稿,我們會在最短時間內回應您+++


 : 
發表人 forgemind.news 於 2005/8/18 21:00:00 (4238 人讀取)

作者:方振寧

深秋的京都,層林盡染。

日本最早的歌集《萬葉集》的故鄉,琵琶湖的東南方,信樂縣立自然公園的重山中,建了一座專門收藏絲綢之路和日本古代藝術的美術館—美秀美術館(MIHO MUSEUM),它是世界著名美國建築家 I.M.Pei (貝聿銘)的作品。

■夢步入桃源

得知貝聿銘在日本新建了一座美術館,就一直盼望早點目睹。九七年十二月初的一日,我從剛落成不久的新京都車站出發,乘快車十三分鐘在石山站下車,再換乘直達美術館的乘公共汽車。沿著大戶河東行,再隨田代河南上,通過東海道自然路,穿過幾重山,行進在被青松與雜木相間而調和著的秋景之中,美之享受不斷延綿,但這一切尚未到高潮。

隧著距離路標的指示,離美術館越來越近,這時我頗有些緊張,不知怎樣把握步入夢中的桃源。

車,緩緩停下,出現在眼前的是迎賓館。它的平面是一個三角形,小小的圓形廣場有一半切入其中,三角形的長邊和與迎面而來的觀眾形成45度角,暗示著左邊道路延伸的方向。

走出迎賓館尚不見美術館的影子,原來它在山的那一邊。離開之前,我環視四方上下,發現在這圓形廣場的中心有一個獨立的圓形,其上刻有十字分割之紋,游者大都易忽視這一細節,因為它實在不起眼。讓我突然想起這可能是東西南北的標記,有方向才能察知時間的流程。貝聿銘—這位出世於中國文化的後裔,不會忽視銘刻時空的記憶。迎賓館兩旁有兩扇青灰色磚鑲邊的白牆,牆前立有幾棵青松,松姿投在牆上淡藍色的影子,讓人感覺,至此已到畫圖中。

接著徒步沿坡路行不到百米,出現一個遂道,隧道口與外沿砌石的造型優雅之極,像是黑色瞳仁的一隻眼。道旁載有棵々櫻花樹,若是櫻花盛開時節,可以想像那景色會更迷人。遂道中兩側裝有反射光的飾燈,逆光效果像是日蝕。每盞燈之高低恰好與人的水平視線相吻合,遠々看去是一條光帶。

沿著彎彎的隧道悠悠地走,霍然出現隧道口,四十四根銀線放射狀地向天空展開,經過一個大半的橢圓框架再緊收。剎那間,突然的急開放,這時才對「開眼」的瞬間有所悟。原來這些鋼絲是在山谷之間吊起一座非對稱的長120米的吊橋。走出銀線之網,像是從一架豎琴中出來的小人國中的小人。將高高抬起的視線降下,橋的另一端便是美術館的正門。此時,懸念才得以放下。

眼前又是一個圓形小廣場,在廣場中間同樣有一個圓,並刻有十字交差紋樣。想必與迎賓館小廣場所見的意義相同,我沒有急於登上那三重台階,而是先觀賞造型如此傳統,且全部用玻璃鑲成的屋頂,以及在光影交錯之下的月亮門。I.M.Pei本人也承認那是參考了日本寺院的構造,但我覺得,否!那分明是貝裡銘少年時代蘇州園林的記憶再現。

貝聿銘一向喜歡將隱藏在造型中的幾何形提純。這個入門建築,細看屋頂的框架線,有大小正方形和三角形構成,它們互相交錯,像是一幅幾何形錯覺繪畫。到此並沒有完,如果你將屋頂中最大的一個三角形的腰邊,向兩邊延伸,就會自然與台階兩邊的圍牆斜邊相連接,這時我們所看到的是一個巨大的、穩定的正三角,這便是 I.M.Pei 的妙筆所在。如此巧妙地展現了曾為羅浮宮設計的玻璃金字塔之間的內在聯繫。如果說有受到日本的影響,應該是被強調了的清析的輪廓和剪影效果。

這入門建築,不分前牆後壁,一片透明,整個光景恍恍惚惚。天窗設計的獨到之處是那玻璃下邊的「遮陽帽」,I.M.Pei 的建築中常使用遮陽的處理手法,但都是使用鋁合金,而這一次則是全部使用木質材料,光線通過格子的折反射之後散入空間,使室內出現一種溫暖柔和的情調。進入正門之後,透過象廣角銀幕一樣的玻璃開窗,可以看見窗外的青松以及層々疊々的山巒,由此疊成的景象,像一幅透明的屏風畫,迎接著前來的觀眾。

我是不速之客,事先未聯繫要求採訪,負責的片山先生正好在接待英國BBC電視台的攝制組,而為我導遊的是一位叫崗本的小姐,她在美術館門口已經等了很久,此時我方從夢中醒來。

■貝聿銘的東方情結

建築,尤其是現代建築,越來越呈現出這樣的傾向,既朝著一個可游、可觀、可居、可以使精神高揚的場所移行。其實,所謂建築的真實一定是向你展現過易於記憶的空間,或是從未有過的體驗。

美秀美術館別具一格之處在於,除了它遠離都市之外,最特別的是建築80%的部分都埋藏在地下,但它並不是一座真正的地下建築,而是由於地上是自然保護區,在保護法上有很多限制不得以而已。它建在一座山頭上,現在如果從遠處眺望它的話,露在地面部分屋頂與群峰的曲線相接,好像是群山律動中的一節。她謙虛地隱蔽在萬綠叢中,不像很多的現代建築那樣,沒感覺地破壞著人、房屋、廟宇,和山、河流、自然之間本來應有的比例和諧調。

縱觀貝聿銘的一生的作品,他為產業革命以來的現代都市增添了光輝,可以說是與時代的步伐一致。可是到了1988年,貝聿銘決定不在接受大規模的建築工程,而是改為慎重地選擇小規模的建築,他所設計的建築高度也越來越低。也就是說越來越接近於地平線,我以為這是一種向自然的回歸。而這座美術館更明顯地顯示了晚年的貝聿銘對東方意境,特別是他的故鄉那遙遠的風景—中國山水風景畫—的憧憬。日本的評論界講的好,這件作品,標誌著貝聿銘在很長的建築家的人生中一個新的到達。

美秀美術館最初的構思,來自中國東晉田園詩人陶淵明的散文《桃花源記》,在日本,它也是家喻戶曉的中國古典名著。所以美術館的策劃人小山美秀子一見這四個漢字,便立即高興地接受了貝聿銘的構思。

一位出身於中國而立業在美國的建築家,在東方的日本,建造一座讓人想起典型中國風景的美術館,多麼豐富而錯綜的情結。

貝聿銘向我們展現的是這樣一個理想的景觀:有一座山,有一個谷,躲在雲霧中的建築看不出……,許多中國古代的文學和繪畫作品,都圍繞著一個主題,既表現走過一條長々的、彎々的小路,到達一個山間的草堂,它隱在幽靜中,只有瀑聲與之相伴,那便是遠離人俚的仙境。既所謂精神的居所—天人合一。到達此地山高路又險,這些恰是對那些求道者的考驗。

世上恐怕還沒有可以與之匹敵的美術館吧?因此說它是人間的樂園並不過分。

■美術館的由來

美秀美術館的建立,主要是基於神慈秀明會小山美秀子從四十年前開始的個人收藏。

小山美秀子1910年出身於大阪一家充滿藝術氣分的家庭,1928年從女子中學畢業,因嚮往精神、情操高尚的環境,選擇了東京自由學園。受到基督教的教育,決心將自己的一切奉獻給社會。於是在1941年師從於教祖岡田茂吉,開始確立基於有信仰的生活。

小山美秀子信奉她的老師所提倡的:「人有必要養成美的觀念,由於有了美的環境可以造就美的社會人心。」從此開始收集能陶冶人心的藝術品,最開始是以茶道々具為中心的日本的美術工藝品,並在教會內開設了茶道和華道的教室。當滋賀的神苑建成後,小規模的美術收藏品展覽不斷。這次美秀美術館的建成,可以說是實現了神慈秀明會創立以來長年的夢。

然後在1993年創立了秀明文化財團,把地點設立在鄰近神苑的高台上,而在這之前的90年,落成了一座高60米的「鐘塔」,那是貝聿銘在日本的處女作。

事情得從1987年開始說起,小山美秀子夫人和她的女兒弘子決心建造一座新的建築,為此開始尋找世界上最優秀的建築家,然後她們去紐約敲開了貝聿銘的門。貝聿銘不久訪問了神苑,並於1990年完成了這座「鐘塔」,那是在1 989年他剛々完成法國盧浮爾宮的玻璃金字塔之後不久的事。這件作品受日本三味絃樂器撥子造型的影響,1954年貝聿銘來日時曾在京都買過這一樂器。沒想到三十多年之後,居然成了「鐘塔」這件作品的靈感源泉。美國建築家、藝術家的觀念,和日本傳統工匠美意識的結合之作,在信樂山中成為現實。這件作品使貝聿銘與日本結了緣,也是現在這座美秀美術館的緣起。

貝聿銘曾在初到神苑時讚歎過那裡的風景:「這是香格里拉(人間樂園)」。顯然,貝聿銘這句話給小山美秀子夫人留下了很深的印象,由此成為伏筆。

■選址與擴充收藏

最初選中的美術館建設地,是兩條河的合流之處,起先貝聿銘對必須繞過這個地方進入美術館感到不合適。這時,小山美秀子突然來了電話問:「什麼時候可以來日本,現在又發現了別的地方,」。但是,第二個地方也有問題,因為沒有道路,雖然有人提議可以鋪設道路,但是因為這樣會破壞環境,所以貝聿銘據絕了這一提案。此時,聽說小山美秀子的建設委員會中的一位成員,是山谷另一邊土地的所有者,貝聿銘研究了這一地形只後,表示了相當的興趣。貝聿銘在回顧那一段時說:「在通向美術館的空地有山的部分可以挖一個隧道,然後建一座橋,這就是我所希望的進路。當隧道的建設被確定下來之後,我對這個計劃懷有相當的興趣。我想,這樣可以做出讓人吃驚的通向美術館的方案。」

當館址選定之後,到最後落成的規模遠遠超過原先的預想,最初只是想造一座只收藏東方藝術品的小美術館。可是,當北館的設計完成時,小山美秀子夫人和她的女兒商量,想變成一座具有國際性收藏的美術館。她們二位曾徵求過貝聿銘的意見,貝聿銘認為那當然是非常重要的。當時貝聿銘說了一句耐人尋味且非常具有建設性的話。他婉轉地說:「不但外殼(指建築)重要,裡面也應該有國際性。」確切地說,當時貝聿銘對她們到底有多少資金並沒有把握。從此,小山美秀子夫人開始在世界範圍內,尋求學者和專家們的協助,盡可能地、廣泛地、收集國際性的藝術品。而後收集到的範圍包括:埃及、中亞、希臘、羅馬、中東和中國的古代美術品。

■建築構造之意匠

人們常埋怨建築受到各種限制,而無法實現初衷。但事情常又是由於有了限制,優秀的創造才得以體現,美秀美術館就是一件絕好的範例。

1997年1月21日貝聿銘在紐約曾接受過一次記者的採訪,他認為:「構造的形態當然被地形所左右,根據縣的規定,總面積為17,000平方米的部分,大約只允許2,000平方米左右的建築部分允許露出地面,所以美術館8 0%的部分必須同意在地下才行。」

現在我們看到完成的,這個超過我們想像的建築,可以說是被約束下的傑作,在制約中,我們看到了貝聿銘的天才手筆。從外觀上只能看到許多三角、稜形等玻璃的屋頂、其實那都是天窗,一但進入內部,明亮舒展的空間超過人們的預想。

整個建築由地上一層和地下兩層構成,入口在一層,進正門之後仰首看去,天窗錯綜複雜的多面多角度的組合,成為你對這個

美術館的重要記憶。用淡黃色木製材料做成遮光格子,而室內的壁面與地面的材料特別採用了法國產的淡土黃色的石灰岩,這與貝聿銘為設計盧浮宮美術館前庭使用的材料一樣。應該說,這方面也滿足了小山美秀子本人追求一流水平的希望。

■南北兩翼及收藏庫

設施大體由南北兩翼構成,連接南北兩館的通道使整個建築顯得舒暢有致,這些通過建築的平面圖一目瞭然。北館主要展示東方美術品,而南館則是西方美術收藏,地下兩層均為服務空間。北翼是收藏庫群,而南翼則是理事和館員
們的辦公室。

貝聿銘反覆運用幾何形的手法眾所周知,他追求精緻、洗煉的造型達到極致。而這次,由於美術館在構造上的特殊要求,為了能展示一些特定的美術品,必須在內部設計一些專門的空間。比如,為在南亞美術畫廊展示的,公元2世紀後葉巴基斯坦的犍陀羅雕刻的頂部,專門設計7天窗。從上面撒下的光線,極具神秘感。

現在收藏品倉庫的設計則一反常規,它設計在最下層,因此在防水和防潮方面成為施工上的大課題。所有的壁面都使用隔熱材料,以防止由於室內外的溫差而結霜。另一方面,為了防止建築上覆蓋的土滲水,採用了具有耐寒和耐根(即耐樹根的侵蝕)性的,瑞士生產的防水劑,再在那上面築水泥以防方一發生的事故。

不只是建築本身,其它如對美術品的安放、收藏環境等,貝聿銘都下了相當的功夫,最突出的事例是展示和收藏問的空調系統設計。在展示間沒有直接的空調,而是在它的周圍加以設置,目的是保護珍貴的美術品。這一新的設想是,讓具有理想溫度的空氣滲透到展示空間中來,而內部的空氣不對流,把對美術品的影響控制在最小的範圍之內。收藏品倉庫中也採取了同樣的措施。而展示室的照明,取消了對展品有害的發熱光源,用最近幾年開發出來的光纖維材料作照明。

■借景與造園
所謂借景是通過人工的手段,截取或剪裁自然中的一部分,享其納入,這是中國傳統造園中常用的手法,而日本也有著同樣的傳統。

請看貝聿銘是這樣加以運用的美術館和神慈秀明會建築有一公里之遙,為了體現與這組建築的聯繫、進入正庭之後,立即可以眺望窗外的風景——群山和那僅露出屋頂的神慈秀明會神殿和鐘塔。

在北館有一個中庭,庭中有院,這是委託日本造園師設計的。越過庭院周圍的建築,可見院外的山崗和藍天白雲,這美麗的關係讓我想起在京都修學院離宮所見。現在看得太局部,貝聿銘對美術館設施整體的構想,確實是在杜景觀之大景。



打造桃花源 日本美秀美術館

本文來自自由新聞網

記者彭莉香/日本報導.攝影

隱身在日本滋賀縣信樂桃谷的美秀美術館,猶如一座山林中的藝術寶庫;這也是世界級建築大師貝聿銘融合自然與建築的佳作。光是看建築,這裡就值得你千里迢迢走一回!

美秀美術館(Miho Museum)為日本神慈秀明會的創辦人小山美秀子創立的。出身紡織世家的美秀子,本身也是收藏家,為了將畢生豐富的收藏與大眾分享,便在一九九○年聘請建築大師貝聿銘,在僻靜的山林中興建一座私人美術館。

經過多次實地勘查,貝聿銘決定要建造一座「被自然環抱融合,並結合傳統與現代的東西合璧建築」。當他在美秀子面前寫出「桃花源記」四個漢字時,兩人會心一笑,一座世外桃源般的藝術空間,於焉誕生。

■藝術與建築跨界結合

前往美術館沿路,盡是原始山林風光,讓人油然升起「欲窮其林」的好心情。從接待中心到美術館得走上將近二十分鐘,的確有柳暗花明又一村、赫見世外桃花源的連連驚喜。

一開始,道路兩旁是成排的櫻花林,接著穿越一條長約五百公尺的大隧道,隧道中,以鋁質壁材與燈光相互輝映,充滿時代感。「復行數十步,豁然開朗」,一座猶如現代雕塑品的橢圓型吊索大橋橫跨山谷,天空被鋼筋線條切成橢圓形,視覺盡頭是兩座猶如飄浮在森林中的玻璃屋。走進其中,大片玻璃帷幕落地窗外,老松、光影與遠山綠林,構成一幅美麗的山水畫;大師精心經營出來的絕景,讓人真有種遇見桃花源的恍惚。

當初,貝聿銘為了不破壞這裡原始的自然景觀,想出了將美術館隱身在山底下的設計,然後以愚公移山的精神,歷時六年打造美秀。

他捨棄了原有的聯外道路,轉而鑿穿山脈挖出隧道,以吊橋與之相連成;接著為了將百分之八十的建築藏在地面下,用盡人力將整座山頭移走,等到建築物全部完成後,再將原來的土石,連同上頭的一草一木運回來覆蓋上去;如今看到這座已復育五百多種植物的翠綠青山,實在很難想象裡頭隱藏著一座藝術殿堂。

■豐富館藏 由絲路西進

小山美秀子原以收藏日本古美術品為數最多,尤以茶道用具最為豐富;後來在貝聿銘的建議下,她已擴大收藏的範圍,以絲路為中心,蒐羅中國、南亞、中亞、西亞、波斯、埃及、希臘、羅馬等古文明發源地的藝術品。一萬八千平方公尺的美術館內,館藏超過兩千件。

其中不可錯過的珍品,首推來自巴基斯坦、身高兩百五十公分的犍陀羅佛立像,年代可追溯至西元二世紀後半。全世界至今只挖掘出兩尊犍陀羅,除了美秀之外,另一尊現存於巴基斯坦的白夏瓦美術館。

藏於美秀的這尊犍陀羅,從頭髮到體態的雕刻手法,俊美細膩,考古學者據以判定它應該是犍陀羅藝術高峰期、加爾斯卡一世王朝(KaniskaI)所完成的作品。

此外還有以純銀鑄造的埃及隼頭神像(西元前1295-1213),表面以黃金裹飾,精緻的肌肉雕痕,以青金石與水晶鑲嵌而成的五官及假髮,充滿法老的威嚴與力量,是世上現存唯一一尊以純銀鑄造的埃及神像。

從古亞述王朝遺址裡挖掘出來的亞西里亞王宮浮雕,則是除了大英博物館,難得一見的私人收藏的亞述王國歷史精品。

雖然美術館主要展示空間都在地下,從展示空間、投射燈光,甚至參觀動線的設計,無不淋漓盡致地展現藝術品的精髓面貌,可以看出貝聿銘在藝術領域的用心經營。一路跨過東西古文明的歷史,細細鑑賞也要花上大半天。這種讓身心同感滋養的感受,讓人一點都不覺得累。

一趟藝術巡禮下來,走回來時路,發現眼前又是另一番美景。這樣的感動,只有在美秀美術館,才能找到。


>>相關網站
::Miho Museum 美秀美術館::
::EAGER相本.貝聿銘之Miho Museum 美秀美術館::

友善列印 傳送新聞和好友分享 從文章中建立 PDF



 

Copyright 2004 by 準建築人手札網站 Forgemind.Net  |  發文群登入  |  Design by 7dan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