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新聞 建築 設計 展覽 講座 勸敗 競獎 討論 站長
  
        
+++無論您是建築師、設計師或是對設計有興趣的庶民,如果您有任何作品(建築、空間、裝置、平面等)想要發表在本網站讓全世界使用華文的人們看見,我們竭誠歡迎您來信投稿,我們會在最短時間內回應您+++


 : 
發表人 EAGER 於 2004/10/8 14:24:00 (2978 人讀取)

本文來自商業週刊電子報

做得好不好,都會有人說話

文/林孟儀

劉培森是國內少數同時接受過歐陸與美國教育的建築師,但眾人關心的卻是他與老丈人王永慶的關係。面對外界的眼光,「證明自己」成了他無法跳脫的枷鎖。

民國八十七年,陳水扁尚擔任台北市長的時代,台北巨蛋(台北文化體育園區)BOT(編按:由具有投資實力的企業以合同形式獲得政府特許授權,在一定期限內投資、建設、運營治污基建工程設施,運營期滿,企業再將該設施無償移交給政府。)開發案第一次開標,得標者是台塑集團董事長王永慶的女婿劉培森。當時有許多市議員跳出來抨擊陳水扁,指陳水扁想藉由這個標案圖利王永慶的女婿,引起軒然大波。到了八十八年,馬英九上任台北市長之後,有鑑於劉培森爭議過大,便將這個標案的議約取消,重新開標競圖。

經過三波四折,劉培森繞了一圈,還是結合了遠雄集團,以及竹中工務店、原廣司建築師等知名的日本巨蛋團隊,在八月下旬搶下了這個台灣耗資最鉅的運動場地標案。

這座有十四萬席次的標準巨蛋棒球場,由台北市政府編列二百四十八億元購置松山菸廠土地,另由遠雄集團BOT團隊投資一百八十億元興建巨蛋及周邊相關設施;明年下半年開始動工,預計四年後,位於光復南路與忠孝東路交叉口的松山菸廠,將矗立一座台北新地標。

因為他是台塑集團董事長王永慶的女婿、三娘第三個女兒王瑞慧的夫婿。而他的父親劉侃如在民國六十三到七十年間,曾經是台視總經理,後來曾擔任新聞局顧問,是電視界耆老。

劉培森在建築界名氣不小,他不僅是台北巨蛋得標團隊之一,更是北京奧運選手村標案唯一入圍的外資團隊與台灣業者;不過,一般人對於他「王永慶女婿」的身分可能比他的專業要來得更感興趣。

令所有建築師欣羨的是,只要台塑集團有任何建築設計需求,劉培森只需要簽下一張張由台塑集團營建部發出的委託書,即可輕鬆接下建案。但是為什麼劉培森要辛苦的爭取巨蛋的標案?身為王永慶女婿,是什麼樣的壓力促使他還要到外面接案子?

• 除了建築師的專業,還擁有藝術家的品味

今年四十七歲的劉培森,外貌斯文白淨,說起話來不疾不徐,態度沉穩。他的穿著打扮看起來比實際年齡還要年輕許多,經常穿著牛仔褲、搭著簡潔的黑色西裝外套、深灰色襯衫,踩著一雙休閒鞋就到公司上班。

劉培森的會議室牆上,掛了一幅巨型的巴黎市地圖;辦公室裡,則是擺滿了在法國求學時蒐購的古埃及與羅馬建築模型。在王永慶的七個女婿中,劉培森的求學背景與成長過程是最國際化的一個。他小學畢業即負笈香港培振中學就讀國、高中,再轉往日本上智大學念建築系,後來到巴黎建築學院念到博士,在法國一待十年。

在法國,劉培森學到了「品味」,「法國的建築教育不是教你蓋房子,而是教你美學,要你成為有品味的藝術家!」但相對的,法國建築教育對於工程、結構等要求較弱,因此劉培森一畢業,便轉到美國麻省理工學院再讀一年建築碩士。

因而劉培森也成為國內少數同時接受過歐陸與美國教育的建築師,他認為,這樣的經驗讓他「看事情尺度大一點!」看得夠多,所以能到處借靈感與經驗。「這種既留歐、又留美的建築師,在國內是相當少見的!」台北市建築師公會理事長陳鴻明表示。

劉培森於民國七十五年回台灣後,待過幾個建築師事務所,後來到國內相當知名的宗邁建築師事務所工作了三年。那段期間,劉培森經由目前的聯合報發行人王效蘭介紹,在飯局中認識了王瑞慧,進而展開交往,並於民國七十八年結婚。

民國八十年,劉培森和同事曹光洲在台塑集團大樓後面、也是台塑集團所屬的明志大樓租了一個辦公室,自立門戶開設劉培森建築師事務所。

國內知名的宗邁建築師事務所負責人陳邁點出,建築師除了懂設計,接案來源與接案能力很重要,建築師不免經常要跟有錢有勢的人在一起,才有接案機會!他也提到,一個建案往往耗時三、五年才能完工,剛入行的年輕建築師,通常得經過十幾年的歲月,才能逐步累積自己的作品與人脈。「但是拿著王永慶的招牌,很多事情都會變得不一樣了!」陳邁直指重點。

頂著王永慶女婿的光環,一般建築師最擔心的、事關飯碗的案源問題,劉培森並不用多操心。目前劉培森事務所中,台塑集團的建案差不多占了七成,自接案源約有三成。劉培森也不諱言,光靠台塑集團的案子,就可以讓事務所活得很好。

• 除了台塑的案子,還堅持到外頭與人競圖

不過,承受著外人欣羨與嫉妒的眼光,似乎可以「少奮鬥十幾年」的劉培森,心裡卻有另一番的矛盾與掙扎。

「有台塑的案子可以做當然是很穩定,但是久而久之會被寵壞。」劉培森不加思索的便用了「寵壞」這個強烈的字眼,「因為我們的案子都太唾手可得了,我不想這樣懶散的做下去,在溫室裡成長,會喪失競爭力,這是我最憂心的,所以我們拚命去外面競圖。」

競圖是為了證明自己的能力,或許也是希望掙脫旁人異樣眼光的枷鎖。在劉培森帶領之下,他的事務所在開業後的十三年內,大概已經參與了五、六十個競圖,成功率是一成。一般而言,建築師事務所有兩成的競圖成功率算是很不錯的,因此劉培森自認競圖成果其實還好而已,「也可以看出我們不是靠王董事長的!」

劉培森的合夥人曹光洲提到,蓋台塑的醫院、學校、廠房,對建築設計的發揮程度而言,還是很有侷限性的,他觀察,劉培森不會以此為滿足。他們創業的前兩、三年,其實也是靠競圖,並非一開始就等x塑的案子存活,劉培森便記得,開業後第一個接到的案子是麥當勞的室內裝潢,開心得不得了,但是裝潢工作很快,一個月就做完了;接著他參加公共電視的競圖,但沒拿到第一名,於是之後過了幾個月不知道下一個案子在哪裡、無以為繼的苦日子。

創業起初,老丈人的陰影,確實籠罩在劉培森的心中。那時劉培森案源很少,但對於台塑發過來的案子有「心結」,所以不太願意接。王瑞慧看劉培森辛苦,就提醒他,何必特別避諱台塑的案子?只要把台塑當成一般的業主,好好做就好啦!這才漸漸改變了劉培森心中的顧忌,開始接下台塑的案子。

陳邁相信,台塑有這麼多的案子可以給劉培森做實驗,「以劉培森本身的學養與專業,跟台塑的關係湊在一起,利多太多了!」

陳邁一語道破,劉培森的專業加上人脈,簡直是在建築領域上發揮了一加一大於二的加乘效果。「不過唯一的負面就是,他必須從很多方面證明自己的能力,要娶到王永慶的女兒,很需要這個本事!劉培森做為王永慶的女婿,絕不是偶然。」

• 除了外部的質疑,還要面對台塑內部的反彈

不想只靠老丈人的光環,劉培森向外發展,卻得面對更多的質疑與挑戰。歷經陳水扁、馬英九兩任台北市長因為他老丈人的敏感關係,失去巨蛋案得標資格後又扳回一城,劉培森表示,從陳水扁市長時代以來,他帶領的事務所研究世界各地巨蛋累積的經驗,加上現在結合的國內外團隊,他豪氣的說,「巨蛋只有我可以蓋!」二度競標巨蛋,不難發現他不服輸、想證明自己能力,粉碎「背景說」的心情。

在外接案,還有令劉培森更加為難之處,就是許多人會主動給他案子。例如創業初期,冠德建設董事長馬玉山主動找上他,給了一個住宅建案;前東帝士集團總裁陳由豪也找上門,讓他設計天祥的晶華酒店。

劉培森心裡也清楚,不用競標的好事找上門來,無非是衝著王永慶的面子上,希望有惠於「王永慶的女婿」。所以,他強調,「當然不是什麼都接!」篩選主動送上門來的建案,也考驗著劉培森待人處事的敏感度。

除了外部的質疑與考驗,內部也有雜音,想襯得上「王永慶的女婿」這個頭銜,果然不簡單。據一名極具分量的建築師透露,劉培森接下王永慶主導的許多建案,引起王永在體系及營建部的反彈,也曾對外表示:劉培森光做王永慶的案子都吃不完了,有些案子情願發給外面的事務所,絕對不會給劉培森,反正他不缺。劉培森表示對這些事並不清楚,但是曾經發生過他接受委託的台塑案子後來消失了,另外轉給其他建築師的情形。

接外面的案子要證明自己的能力,接台塑的案子更不能掉以輕心。劉培森隱約無奈的透露,他最大的壓力來自於心理壓力,因為「接了台塑的案子更要把事情做好,因為很複雜嘛!很多人會看,做不好,很多人就會暗喜嘛!做得太好,人家也會有點不太開心啊!」劉培森的心聲,多少反映豪門女婿共同的感受。

現在劉培森早就想開了,對於外面的耳語,他不覺生氣,「一般人真的難免會有聯想,但他們實在太不了解王董了,他絕對不會幫女婿、子女出面或關說,不會!」

劉培森曾擔任中原大學建築系兼任副教授,前中原大學校長、明新科技大學校長張光正很欣賞劉培森,一點都沒有有錢人家的銅臭氣和驕氣,對於和王永慶的關係,也從來不會特別炫耀或刻意迴避。

劉培森強調,「這層關係是事實,但是我絕不會濫用這個關係!」不過對於別有用心的人主動找上門,劉培森說:「我會﹃被動的﹄善用這個關係!」

張光正以管理學的角度來看,領袖人才本身就應該有人際網絡,並且不吝惜運用自己的關係去幫助別人,他認為劉培森的處理是恰當的。顯然,當了十五年王永慶的女婿,劉培森已經在「豪門女婿」與「專業領域」中,找到了平衡。

友善列印 傳送新聞和好友分享 從文章中建立 PDF



 

Copyright 2004 by 準建築人手札網站 Forgemind.Net  |  發文群登入  |  Design by 7dan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