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的建築美學?」---從台灣憂質建築得獎名單談起

2006年,厚里豆獎重現江湖,鏘鏘鏘鏘∼∼

「誰的建築美學?」---從台灣憂質建築得獎名單談起

文章hara 發表於 2007-04-23, 00:17

今年(2007)的三月份,一個台灣最另類的建築獎---「台灣憂質建築”厚里豆”獎」第二屆的得獎名單出爐了。其中,耗資八億新台幣興建,甫於2005年七月完工落成啟用的「嘉義市政府」,也就是新市政中心南棟大樓,在由網友提名的三十棟建築中,獲評選為最該「厚里豆」(台語:「給你倒!」之意)的建築物第三名。

評審們認為,「嘉義市政府」這棟建築讓人感到無法親近。他們也指出,這種建築物的出現,反映出一種惡質的建築文化,跟第一屆得到「首獎」的「台南市政府」一樣,都反映出地方政府好「大」喜功的美學傾向,並且,原本應該是代表地方特色的市政府建築,居然與地方的環境特質毫無關係(註一)。

「嘉義市政府」這一棟耗費鉅資興建,有著帷幕牆、金屬柱體外觀的龐大建築,對於其外觀的感受,外界褒貶不一,但其存在於嘉義市的城市環境中,已是一個事實。對於代表地方最高行政機關的建築,卻被評定為台灣憂質建築的代表,嘉義市長仍樂觀的表示:「建築物外觀美醜有主觀意見,只要大家賦予它多一點感情、多一點美麗的故事,相信這棟建築就會變漂亮(註二)。」

然而,在這裡原本就存在著一棟「有故事」的建築。現在的「嘉義市政府」建築,在2002年就是把基地上一棟日治時期所興建的---曾經是作為嘉義稅務出張所、嘉義縣議會使用---一棟「有故事」的建築給拆除了,之後才在原地興建今天我們所看到的「嘉義市政府」這棟「沒有故事可說」的建築。

這是一個很諷刺的邏輯:「要發展,就必須放棄保存;要擁抱未來,就必須拋棄過去。」我們經常可以見到,許多對人民而言有記憶、有故事的老建築,就是在「要發展」、「追求進步」的「未來」需求之下被硬生生地給拆除了。這些老建築的遭遇,其實也反映我們社會對於歷史、集體記憶、經驗、情感…等「無形資產」的漠視。

而當我們在把依附在「過去」的一切都摧毀、截斷之後,我們能夠在什麼樣的共同基礎上,來建構我們的認同呢?而把原本生長的老樹砍除之後,被新移植到這塊土地上所栽種的,卻是一個所謂象徵著科技化,也是一個所謂「現代化」單一版本的建築,這種建築的特色就是:「到處都是」。

這種建築可被安插到任何地方,可以運用在任何地方的設計案,因為對「現代化」的概念而言,所有的基地都是一片「空地」,從它的透視圖通常也可以發現,建築物是最偉大的存在,而周邊沒有居民、社區。這種建築生產相當快速、而且收費低廉,因而頗受市場歡迎而蔚為主流。我們已經看到許多類似這些根本無視於地方實際需求,無視於地方既有社會脈絡,甚至是製造更多現代問題的「憂質建築」,不斷地在台灣各地出現。

到底對於存在於我們現代生活之中數量驚人的「建築」,其「美學」該如何來認定或討論呢?大多數人一般直覺的認為,所謂「建築美學」就是一種「美」或「醜」的看法,是一種淪為個人主觀的認定,而難以進一步討論的話題。但如同鄭晃二老師所說的:「建築」並不等於「建築物」,其外在形式其實是由「知識」與「價值觀」所決定(註三)。甚至進一步來說,建築「外在形式」背後的價值觀,更主導了建築生產所仰賴的知識系統。

因此,對於「建築美學」的討論,其實並非侷限於「美」或「醜」的討論,而在於呈現其背後的價值觀。很多時候,這些「憂質」建築之所以讓人厭惡的原因,或許更在於它所呈現出來令人不敢苟同的「價值觀」。

羅蘭巴特(Roland Barthes,1915~1980)曾說:「作者已死。」當「作者」將著作書寫完成發表的那一刻起,他的著作變成是由「讀者」創造屬於他自己的閱讀經驗與意義。而「建築」做為我們日常生活中的三度空間文本,對於讀者的意義何在?當建築被創造出來的那一刻起,他本身也是一個「媒體」了,不論你喜不喜歡,他確實傳達了某些「訊息」給廣大的閱聽大眾。

而建築的「讀者」們,是否能夠判讀出建築所欲傳達的「訊息」,或我們只是被強迫(或習慣於)「接受」、「接收」甚至在無意中「複製」了這些「訊息」?這些「訊息」並非是一個建築形式或表象皮層的意義,而是建築本身被建構出來的價值觀,那些決定了我們要以哪一種方式生活、要生活在哪一種空間當中的價值判準,那也才是我們所爭論的,「憂不憂質」的「建築美學」。

註一:「EGG」雜誌,2007年4月號,荷光國際出版。
註二:「建成圓環 醜建築榜首」,2007年3月4日,蘋果日報。
註三:鄭晃二,《城意市象》,2007,田園城市出版。
hara
 

文章hara 發表於 2007-04-23, 11:30

感謝站長協助推文呀 :D
這是一篇之前就一直想寫卻沒有寫的文章
一些想法還不是很成熟,還請大家不吝指正哦

很多人知道嘉義市這一棟新市政府大樓(南棟)
但很少人知道其實它的對面預定還要再蓋另一棟(北棟,預計14億)
造型、機能、外在、內在...都跟南棟是一樣的。
如果嘉義人夠不幸的話... :P
hara
 


回到 第二屆台灣憂質建築厚裡豆獎

誰在線上

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沒有註冊會員 和 2 位訪客